校外编程学习要擦亮眼睛,切记不可拔苗助长。

2021-03-04
全国中小学即将迎来开学,课外辅导市场也将再次迎来报名热潮。
除了日常的学科类培训,少儿编程在近年来可谓实现异军突起,逐渐成为了K12赛道的新风口。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少儿编程在实现迅速发展的同时,也衍生出了“无资质教学”“违规收费”“虚假宣传”等众多令人关注的问题
图片

▲央媒报道截图

1月27日,央广网就对编程猫等少儿编程机构广告问题进行点名,报道中称,编程猫宣称专注4-16岁孩子编程教育,其中就有家长表示,让4岁孩子学编程,究竟是属于提前培养还是焦虑营销?
为此,记者也对少儿编程市场进行了调查了解:看似一片火热的少儿编程市场背后,违规投诉现象却屡屡出现,头部品牌编程猫更曾因学龄宣传、违规收费等原因被相关部门两度点名批评。
教育专家熊丙奇指出,成为资本市场“香饽饽”对于少儿编程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勿让少儿编程演变为又一个奥数。

央广网点名:

曾宣称4岁孩子就能学编程,

是否符合常规

1月27日,据央广网报道称:在众多少儿编程机构学习的孩子中,不乏学前儿童身影。少儿编程品牌编程猫宣称将专注4-16岁孩子编程教育。
图片

▲百度搜索界面,编程猫官方网站介绍信息依然标注为“专注4-16岁孩子编程教育”

因为这句广告语,让不少家长对此提出质疑:小学开始接触编程等信息技术课程挺好,可是4岁孩子学编程,能学会什么?
此外,报道中还称市面上少儿编程多是采用scratch、python等图形化编程和游戏编程,孩子如果不掌握一些必要基础性科学知识,学习编程会比较困难。
记者查询发现,这并不是“编程猫”第一次被相关部门点名。早在2020年5月6日,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发布《成都市郫都区教育局翰无教育培训资质公司、个体、社会组织第一批名单的公示》,编程猫(郫筒凉水井社区,郫筒街道万达广场13号写字楼25楼,持有“成都程序猫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执照)曾因“无资质”教学出现在公示名单之列。
此外,经记者检索发现,编程猫还曾因课时收费等违规操作被消费者投诉。2020年5月,有媒体报道称,曾有消费者向《商业观察》反映,在线少儿编程平台编程猫存在违规收费、课程超时等问题。其中收费以课时包的形式收取,最低课时包为60课时,甚至还将90分钟的超长课程设置作为销售亮点,明显违背教育部发布的《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相关规定。
图片

编程猫部分页面信息已修改为“适合7-16岁少儿”

不过截至到2月23日,记者通过百度网站上查询,编程猫官方网站已将部分页面内容信息修改为“适合7-16岁青少儿”,此前涉嫌违规的课程包也已下架。

股权分散:

先后荣获11轮融资,

市场开拓仍存问题

天眼查显示,编程猫属于深圳点猫科技有限公司,号称为中国本土领先的编程教育企业,注册成立于2015年3月。公司宣称已与清华大学、香港大学、人大附小等 16447所公立校开展课程合作,布局线下体验中心600多家,累计用户超过3147万人。
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记者查询发现,截止2月23日,编程猫已经获得多达11轮融资,频率基本保持着每年两次,最新信息显示,OPPO将成为最新一轮的资方。
记者通过梳理融资经历发现,首先是股东数量众多导致股权分散。
从天使轮开始,仅有傅盛、柏励投资两家参与,随后猎豹移动、紫牛基金成为天使轮资方,基金、资本、传媒等也开始加入,C轮以及C+轮总共20家投资机构,到了D轮只剩下招银国际资本等5家继续跟投,其余都是新加入的资方。虽然C轮、D轮的融资金额分别高达4亿元和13亿元,但投资额度都比较小,随着投资机构数量增加,编程猫的股权结构也变得分散。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如果按照目前情形,以编程猫的体量,上市还是存在很大问题。
除了股权分散,教学是否科学的问题也成为关注的一大焦点
编程猫于2018年上线“编程猫学院”,围绕To B端开展了“游戏化教育”。2019年6月,编程猫公布了市场、品牌、服务、科技、课程五大战略体系的升级内容,推出“百城千店”计划,将采取加盟模式,扩大业务布局。
图片

百度百科中关于编程猫品牌的资料介绍

据百度百科介绍,编程猫独立自研图形化编程语言Kitten,而行业人士称,Kitten语言是基于MIT的Scratch图形化编程工具进行改造后的语言,虽然都是图形化编程语言,但目前市面上的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基本都使用Scratch编程语言。

业内人士:

编程启蒙阶段为6岁—8岁

大部分家长选择少儿编程都是跟风

“成都的少儿编程目前还处于起步摸索阶段,家长的培训意识还在培育。”一位成都本地某少儿编程机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大部分家长让孩子学习少儿编程只是跟风,未真正了解少儿编程。“不知道让孩子学什么编程,也不知道孩子学了后到底怎么运用。”
“了解编程,最起码要清楚孩子为什么要学编程”,该负责人认为,这是家长在为孩子报名少儿编程时需要做到的。
据其介绍,少儿编程分为编程启蒙阶段和编程阶段,启蒙阶段为6岁—8岁,市面上基本用的是scratch软件编程,其好处是儿童不需要接触代码就能学到编程思维。9岁孩子开始接触的python属于编程阶段,这个阶段是代码编程。“如果没有启蒙基础,代码编程会稍显抽象。所以家长要先对编程进行了解,包括适用年龄、培养步骤等。”
“只有足够了解,才不会对少儿编程产生过高或过低的评价,少儿编程绝不是大家想的敲代码。”该负责人称,在少儿编程的学习过程中,孩子的数理思维、建模思维、逻辑思考能力、创造力等确实能得到培养。“目前浙江省已将编程纳入高考,有一线城市已将编程纳入中考,说明编程还是得到了认可。”
尽管学习少儿编程好处多多,但该负责人仍要提醒家长,勿简单地将少儿编程与孩子升学挂钩。“把少儿编程扯上升学,这个才是最坑的。学编程,最重要的是学知识,可以给孩子带来的改变。但有人把少儿编程扯到升学就不对了,学习信奥的确对升学有帮助。但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学信奥,除非家长意向强烈,孩子乐意学,可以考虑走这条路。”

教育专家熊丙奇:

资本“香饽饽”不是好消息

勿让少儿编程演变为又一个奥数

“对于资本来说,少儿编程是一个‘爆发式增长风口’,但成为资本市场‘香饽饽’,对于少儿编程来说,却不是一个好消息。”教育专家熊丙奇分析,资本疯狂涌向少儿编程很可能会让家长功利化对待少儿编程,围绕孩子是否学习少儿编程的焦虑会出现,而培训机构会采取焦虑营销方式,刺激、加剧家长的焦虑,少儿编程会变为孩子新的“增负项”,等来的,必定是教育部门对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全面整顿和治理。
希望这种已经发生在奥数培训上的故事,不要发生在少儿编程中。少儿编程要避免陷入类似奥数培训的‘功利化怪圈’。”熊丙奇表示,为防止类似情况发生,需要在少儿编程方兴未艾之时,就引导其按培养和发展学生兴趣这一方向发展,而不应该让本是少数孩子学习的“少儿编程”发展为“全民编程”。
熊丙奇指出,诸多迹象表明,少儿编程有演变为又一个奥数的趋势。这是资本和培训机构故意为之,因为在国家出重拳治理奥数培训为学生减负之后,培训机构需要新的增长点,于是就选择了少儿编程,利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时髦概念,对少儿编程进行炒作。“任何校外培训,都应该基于发展孩子的兴趣,而不是制造一种所谓的‘刚需’,当一项培训被包装为所有学生都必须选择的培训时,这一培训肯定会出问题。为此,监管部门应该严格审查进行少儿编程培训的机构的培训资质以及其发布的培训宣传广告,禁止这些机构夸大宣传、虚假宣传。”


分享